经¨常路过古井。家乡○的古井无计其数&,在黄山市老城区,在山乡路边,常会相遇@那“寒泉百天静看影”的古井。圆形、方形或菱形的井口,青色、红色或白色的井台,尽显华贵典雅者有;表露端庄秀丽者有;体现纯朴厚实者有。蕴含甘甜纯青之液的水井,早就为文人墨客§所钟∮情,唐人╝写井的诗,“苔色遍青石,桐阴入寒井。幽人独汲时,先乐残阳影。&Иr╢dquo;是雅俗共赏的诗,也是众人能懂的画。晚霞灿烂,万籁俱寂,朦胧神秘的夜井同样迷人,۩试想,冰轮斜转,乌鹊倦???缏逗迫唬?饔捌沛叮?耸钡木?铮?嗣强*吹降挠质鞘裁?

  路过古井,有时曾想,全市现存的石井有多少?华夏民族第一口井又是何时开凿?对此,未去书库翻阅查找,也未向有关部门询问穷究,但从出自战国时《庄子&mid★dot;秋水》的成语“井底之蛙”可以知道,中华民族凿井的历史至少有二千多年了。几千年✿。✿的古井,浸染过多少世事变幻,又走过多少岁月人生?这些变幻的人生的痕迹,像闪光的水珠,似滚动的◆泉滴,当你仔细慢慢捧起这些珠滴,流落在笔下的是泉涌般的文字……

  1973年初,我高中毕业,插队在农村一个叫“水碓巷”的村子,居⿴住的妇女队长家边上就是一口石井,那真是一口出水量大的深井,每天挑水的人来来往往,天再旱,井不干。石井边还住有其他社员和生产队长、记工员的家,í井台一方对着通向别村的大路以及生产队粮食仓库和偌大的晒谷场,石井处自然也是λ村中热Ⅳ闹的地方。即使到了♦冬季,农活闲淡,过往φ人少,井边也是热闹非凡,娃们在井边的晒谷场上翻跟斗打闹,老婆婆端着条凳坐在仓库的走─━廊下,边照看幼小的Φ儿孙,手里还边纳鞋底、缝鞋垫,一些年轻的Π妇女三五成群地Σ围聚在井边,搬来大盆和桶,一桶一桶地担水洗山芋,取粉做粉丝,有外村过往的人见了,说:“你们水碓巷的女人真是劳碌,一年忙到头也不歇歇,自己地里不长山芋,还ж从远处买来≥々烦。”″有人笑笑说:“山芋粉丝好吃哩,力气是浮财,去了又来。”

  那些日子,洗山芋取水的人多了,水井看着慢慢浅下去,可过几天水位又上来,就像她们说的是浮财的力气,去┓了又来。我是不搞这些家庭副业的,出工之余则挤时间看书写作,撷取Ⅻ井旁生活水花,提炼加工成新闻和文学稿件往公社和屯溪广播站以及《屯溪文艺》投寄,〆各种稿件被采用多了有些名气,就作为知青代表脱产参加屯溪以及徽州地区的文۞۞艺创作学习班。┕那一次次的∮学习班,对自己文学创作上的影响是难以忘怀的。∪┐

  1975年秋,我被推荐到大学中文系学习,长期告别了洒〾遍汗水的农村,依依分手了甘苦与共的乡亲,远远逝去了相伴相随的水井,人生的历程迈上一∞个新台阶。

  大』学二年级,“四人帮”打倒不久,我的以姐妹书信交往为内容,反映科学新时代将到来的形↕势对人们心态影响的散文《妹妹》在安徽日报上发表,自以为从此可以在文学之路上登堂入室,但是,毕∏业时,却因分配方案限制没能如愿到文化部‖|门专业写作而到了教育※战线,为此,总觉得心中有不解情结。1982年,在文学前∈辈推荐,有关领导支持和自己不懈努力下,终于从教学ↆ岗位调到报社任编辑和记者,写作条件大为好转。

 ▀ 初到报社工作,因公因私,忙里偷闲曾去插队故地看望乡亲,也观赏那口陪伴我知青岁月的古井,那真是一口好井,水清甘甜,沁人肺腑,喝了解渴,清爽舒▲适,这口古井,村人一直呵护着,保存完好,就连顽童也从不丢杂物进去。可是,近十几年来,我却一直无暇去尝那甜美的甘泉§,这口曾陪伴我青春岁月的老井,如今面貌又是如何?

  而今,我家附近靠山边的路上就有一口古井,有时散步路过,见井旁住户用盆在井里舀出清水烧饮及洗涤●,从心底羡慕这城区中心少有的世外桃源似◥的生活场景。

请点击更多的抒情散文欣赏